熹微

【虫铁】蒙太奇

季归归归:

·梦里的一切都是黑白的,唯有你,带着灼人的色彩。像一道光,陪我从黑暗走向黎明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00.

这对于一个十几岁的青少年来说,很不正常。彼得帕克自己也没办法解释这种连着一个多月做梦都是黑白的情况。这不是什么大事,但压在心上总让人觉得不舒服,诡异而憋屈。

他的视觉仍旧灵敏,对颜色的剖析细致入微。醒来后的世界明媚多彩,这让人心里觉得安慰。但彼得帕克觉得黑白梦境严重影响了他的睡眠质量,以至于上课开始打瞌睡。这不能怪他!

“帕克?”实验课老师走到他身边敲了敲桌子,及时制止了他把两种奇怪的物质倒在一起的行为,“你看起来不太好。”

“抱歉老师我只是有点困。”
“夜里你是去拯救世界了吗?”
同学哄堂大笑,彼得帕克勉强醒了一半。但有时候的确是。

彼得帕克没辙了,想去求助一下奇异博士,否则再这么下去他一定会把所有事搞得一团糟。但他根本联系不上那个不知道在哪个纬度的法师,因此只能先溜到复仇者基地,也许斯塔克先生知道他在哪儿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01.

“就因为这个?”斯塔克先生看了一眼浑身是水的彼得帕克。他身上还没有门禁,还偏偏想从第二层的窗户里溜进来,安保系统的高压水枪直接把这孩子从二楼冲了出去。彼得帕克在门口停机坪的草地上滚了好几圈,脏得像个泥猴。

“Friday给他准备一身衣服,送浴室里洗干净。”斯塔克先生叉着腰叹了口气,“然后来会客室见我,彼得。”
“好的,Boss。”
“好的,斯塔克先生。我……”
“顺便检查一下有没有地方受伤。”斯塔克甩了甩手套回了实验室。

“Miss Friday,这是斯塔克先生的衣服吗?”彼得帕克觉得衣服合身得过分。
“叫我Friday就行,这是斯塔克先生特意买的,他说你会喜欢。”Friday顿了顿,“斯塔克先生的视频电话切入,强制执行。”
“不不不,等等等等我还在穿衣服你等一等!”彼得帕克手忙脚乱往身上套内裤,仿佛在经历一场生死时速。
“请问帕克先生你洗好了吗?”斯塔克刷了门禁正在往会客室走,“身材不错。给你半分钟把衣服穿上,当然你如果不穿我会给你开好空调。”
“别拿我开玩笑了斯塔克先生!”彼得帕克几乎是一秒钟就套好了衣服,浑身烫得厉害他想一定是浴室里太热了的缘故。

“你比我想得耐摔。”斯塔克看了一眼彼得的身体检查报告便将窗口关闭,“继续你半小时前在草坪上说的。”

“虽然这不是什么大事儿吧,但真的一直做梦还都是黑白的真的让人觉得很难受。”彼得帕克想起那些压抑的场景就觉得心口有一块巨石,“我不知道怎么解决了。也许奇异博士可以帮我毕竟他是个医生。”

“首先他是个外科医生。其次他现在是个专注超现实超科学的神棍法师。”斯塔克没注意到自己的话有些酸味。
“神棍什么的也太……”
“好了反正他对你没有任何帮助。”斯塔克无情打断,“我有个问题。梦见过谁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02.

这个问题真的难到彼得帕克了。一般来说人对梦到记忆只能保留在醒来时的两到三分钟内。梦里有谁,自己又在哪儿,这真是叫人为难。

一头卷毛被揉得更乱,斯塔克心想再揉下去发际线就很危险了。

“斯塔克先生。我我我……我忽然想到我还有很多功课没做,梅还在等我回去吃饭!”彼得帕克忽然语无伦次抓起书包站了起来,斯塔克看着有些做贼心虚的意味。

“嗯哼?”斯塔克坐了下来,双手搭在沙发靠背上翘起了二郎腿。

“抱…抱歉我明天……明天再来!”
“Friday给他开放门禁权限。”斯塔克没有阻拦,顺便将桌上的一个甜甜圈包进纸袋里递给他。

彼得帕克几乎是落荒而逃。
斯塔克看着少年的背影有些莫名其妙:“Friday,我有说错什么吗?”
“我认为没有。也许他明天就会给您打电话。”
“他天天都在给我打电话。”
“是给哈皮。”
“好的,随便,都一样。”他有些无言以对,“回头把我电话给他。”
“好的。”

彼得帕克不知道自己怎么进的家门。但确实是从正门进去的,回过神来人已经站在了房间门口,身后是神色有些担忧的梅姑妈。
“你还好吗彼得?我喊了你好几声你都没理我。”梅姑妈手上拿着一杯牛奶,“我记得你早上出门穿的不是这身。”

“啊……是的。我弄湿了,就换了身衣服,老师借给我的。”彼得帕克抬了抬手,“……糟了我把那身落在那了!”
“哪儿?”
“我……我是说学校储物柜。”彼得帕克把手往裤子上搓了搓,“明天我就去拿回来。”
“我想你去的应该不是什么危险的地方。很高兴你的书包没有弄丢。”梅知道他没说实话,“一会儿下来吃晚餐,我做了些千层面。”

彼得帕克直接倒进了床里头,身上斯塔克先生沐浴露的味道顿时包裹了自己。他的落荒而逃,事出有因。他梦见了许多人,本叔叔、内德、队长……所有人都是黑白的,除了斯塔克先生。

“这简直,不可思议……”彼得帕克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感叹,“太奇怪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03.

彼得帕克仰慕托尼斯塔克。这件事全世界都知道。他总是一口一个“斯塔克先生”,他总是会为斯塔克先生的每一句赞许高兴整整一天。

他深爱着这个男人。从他还不明白什么是爱的时候开始。

他回想着工业展上第一次看到斯塔克的时候,西装革履的他拍了拍自己的肩。深棕色微卷的头发,浓密的睫毛和琉璃般的瞳孔,粉色的唇,还有一身条纹深蓝色的西服。几小时后他穿着一身铁甲站在自己身边,不过几秒,却足以回味一生。

战甲带着灼人的色彩,红如烈焰。他就像一道光,像是骑着太阳马车而来的战神,带着自己从黑暗走向黎明。

斯塔克先生是自己黑白梦境中唯一的色彩。

“彼得?”斯塔克敲了敲桌面让他回神。
“啊是的先生。”彼得帕克从昨晚上的梦里面回过神来。一个只有自己和斯塔克先生的梦。梦里他仍旧是唯一的色彩。
“Kid你听见我说的了吗?”
“抱歉。没注意。”彼得帕克怂兮兮地往沙发里缩了一下,“能再说一遍吗。”

斯塔克有些无奈,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,“我昨天去找了几个脑科学专家,他们说这可能是青少年生长期的一些正常反应。”
“其实也不是都是黑白的。”彼得帕克小声说道。
“你说什么?”斯塔克没听清。
“没什么斯塔克先生。”彼得帕克有些羞沁。
“梦境也不都是黑白的。”Friday适时重复,“彼得这么说的。”

“也就也就……也就一点点颜色。”
也就一点点。但足以惊艳我的整个世界。

“是……是您。斯塔克先生。”彼得的声音几乎不可闻。
“彼得说是您,Sir。”Friday恪尽职守。
小蜘蛛很委屈,小蜘蛛很羞耻。

“我记得你下个月有个毕业舞会。”斯塔克在片刻的沉寂之后忽然说道。
“是……是的。”
“邀请到人了吗?”
“不。还没有。”彼得帕克没摸透他的意思。
“正好那天我没什么事。”
“先生那天晚上您需要开个会。”Friday调出了日程提醒道。
“提前到前一天。就这样。”

彼得帕克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“您的意思是?”
“我那天,没事。”
“那您,想跟我一起去吗。”
“作为什么?”
“朋朋朋……朋友……?
“嗯?”斯塔克先生显然不太满意。
“舞伴。”彼得帕克摸了摸鼻子,他似乎明白了什么,又好像不太明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04.

不只是舞伴。
其实斯塔克心里也在这么期待着。

这个孩子改变了自己很多。不知道为什么,他有一种让人看到了心情就会轻快几分的本事。斯塔克喜欢彼得帕克的笑,喜欢他的碎碎念,喜欢他总是拿流行文化作比喻。哪怕他总是表现出一副严厉长辈的模样,哪怕他总是说“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”。

他喜欢着这个孩子。他像一杯牛奶,能在酒后的迷茫中让自己清醒过来。

若说是光,彼得帕克又何尝不是托尼斯塔克的救赎。

他想要给他一个拥抱,让空气都是鲜花和小雏菊的气味。

-Fin-

微草的歐馬:


生日快樂!

日常系畫手實在不擅長營造大喜慶的氣氛
但老葉這人過生日肯定也是低調隨興
把所有驚喜與不凡展現在他每個平凡的日常

眠狼RDJ:

好吃好吃好吃!!!

雏菊鲜奶茶:

【 关于帕总史总谈恋爱的昏头脑洞】

     为什么年轻有为、叱咤商场的帕总一到斯塔克总裁面前就会变成脸红心跳小狗汪汪啊?

     总有帕克工业发展势头越来越强要抗衡甚至吞并斯塔克工业的传言,帕总跑来结结巴巴地解释:先生我永远不会跟您对抗的,我想我们还有更多合作的机会,比起吞并斯塔克我更想吞下斯塔克(?)

     两个人太有钱了,一开始都不知道怎么谈恋爱,笨拙地拿钱砸死对方。帕总第一次约会就带上了十个子公司的产权合约证明,“对不起这些合约太物欲太不浪漫了,也许下次我该给您带一束玫瑰……”帕总觉得第一次约会就交出帕克工业的股权可能会太冒进,让史总感到困扰,还是下下次吧。
     托尼默默藏好准备的二十家子公司产权合同,昏了头了,失算失算,花花公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浪漫。

     最后哈皮的司机职能几乎派不上用场,斯塔克的各种豪车也放在车库积灰。斯塔克总部大楼下的安保熟稔地和帕总打招呼:帕总又来接史总下班啊?
     一副商业精英打扮的帕总露出少年恋爱中的傻笑:是啊是啊,托尼喜欢坐我的车。

     商业财经杂志的头版今天是帕总,明天是史总,后天是帕总和史总,两位总裁结婚了,强强联合成就了全美无人可抗衡的商业帝国加神仙眷侣。

我有一个想法

        李煜有句词说:“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”
         想起来的时候一下就想到了复联三,觉得如果是剪个视频,就是一开始是最初的各种美好,虫铁盾冬锤基什么的都挺适用的,然后结尾复联三里是他们都消失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。。。真虐( •̥́ ˍ •̀ू )希望有太太能做出来( ´・ᴗ・` )

一颗予:

人人都爱坏小子

【尾随Tony Stark第七天。
背地里他称呼Tony“sweetheart ”。
长篇大段的文学赏析被性幻想挤出脑子——词汇诗句白衬衫,手指嘴唇下半身。

青春期不是学习的好年纪。】

#坏小子学弟×乖乖仔(并不)学长
#黄暴dirty talk慎入 520放飞自我
#P1图梗源见评论
#不知道故事会不会有后续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.
尾随Tony Stark第六天。
烟头碾在脚下,心跳揣进怀里,Peter嚼着口香糖,草莓味在舌尖滚来滚去。
Tony是学校的乖乖仔,勤奋温润的好学生,Peter Parker名义上的学长——背地里他称呼Tony“sweetheart ”——性爱烟酒dirty talk无所顾忌,Tony Stark是Peter不能被碰触的禁地,狐朋狗友们都知道。

他的sweetheart正从校门往街角的甜甜圈店走去,步子轻快得像轻音乐,轻音乐在汹涌的人群中穿梭,白衬衫前夹着一沓文学杂志。

Peter认得那些杂志,Tony借阅过很多次,这是下卷,上卷已经被还回图书馆了。
一想到这些缺乏生命力的书页被Tony修长漂亮的手指头一寸寸抚摸过,Peter嫉妒得发疯。

坏小子破天荒踏进图书馆,落座翻阅不到三页,长篇大段的文学赏析被性幻想挤出脑子——词汇诗句白衬衫,手指嘴唇下半身,男孩黑色发尾洇着汗,身上裹着风没吹尽的烟草味儿,姑娘们纷纷放下书本,荷尔蒙迷住眼睛。
青春期不是学习的好年纪。

Peter仰面躺在床上,刚刚结束完一发的身体仿佛一只被抽干二氧化碳的可乐瓶,空虚感乏味甜腻。

他拒绝了这一夜的鬼混和雪茄,床单和头发一样乱糟糟,对着天花板上的小块污渍喊“Motherfuxker”,真正想fuxk的人又被自己甜蜜蜜地叫宝贝,搭讪撩妹的厚脸皮甩进拉斯维加斯的舞池里——
在床上我甚至舍不得狠狠操他,让那双眼睛流泪简直就是要我的命,坏小子咬着烟捋头发。
明天,明天我就去说,我想吻他想睡他,如果不能,拉手也可以,我愿意,尾随六天不说话听起来简直像个变态——他妈的这就是变态,Peter嘟囔着掐灭烟,像吃不到糖的小孩一样不满地嘀嘀咕咕。


Peter吸着鼻子,暗自思索戒掉烟酒的事宜,他要成为Tony Stark的乖乖学弟——他努力了很久做下决定。
犹如阴暗岔路中与他偶遇的灯火,Tony笑起来比烟酒拳头和衣着暴露的女孩更迷人,Peter更享受这种甜蜜的软毒品。
“Tony,这道题真的太难了我不会做。”“好的,我讲给你听。”...Peter清着嗓子自说自话。
如果可以,他能借着练习册的油墨味蹭一蹭Tony衣领上的香气,呼吸喷进鼻端就像间接接吻。
月亮和霓虹灯都睡着了,赤裸紧实的脊背滚进湿漉漉的被窝,坏小子对自己说明天就去找Tony Stark,于是他坠进梦乡。

2.
尾随Tony Stark第七天。
Tony抱着书,路线和昨天前天一致。街角玫瑰开得很好,色彩自花瓣一路蔓延进眼睛,Peter抠下墨镜别进胸口衣兜,套进那身发白的校服——在此之前这东西他从未上过身。
Tony能把任何衣服都穿得好看,哪怕钻进编织袋Peter都认为他性感得令人小腹发紧。

预谋的邂逅像一场计划完美的犯罪。

Tony看着那男孩朝自己走来,目光热切,阳光与冰淇淋化进年轻的眼睛里,炽烈中透着甜津津。
男孩双手插兜,也许很快意识到这姿势并不合适,随即无措地掏出来。
“学长。”
Peter来到他面前,胸腔被Tony的微笑填满,色气猥亵的臆想瞬间烧成一片荒芜。
“我叫Peter Parker ,你可以叫我Peter,我有很多有关学习的问题想向你请教。”
“是吗?”
Tony眯起眼睛,睫毛刷过阳光,镀起金边,Peter又想弄哭他了。
“叫我Tony就可以。”

3.
Tony会抽烟。

Peter和Tony越发熟稔,于是在某个夜晚他发现了这个秘密。
“你会抽烟?”
“会,但抽的不多,只是会而已,也并不喜欢。”
Tony吐出一口烟雾,灰白色笼住绯色的嘴唇,睫毛和眼睛被雾气浸湿。
Peter觉得自己犯了烟瘾,他想尝尝Tony口腔里香烟的味道。
尼古丁和亲吻,他都想要。
“你不会?”
Tony转过头,看见Peter用手挡住鼻子剧烈地咳嗽。
“不,咳咳...不会,我闻到烟味就头疼恶心,特别难受。”
Peter咳得泪水涟涟,眼睛通红,看起来无助又可怜。
“哦。”
Tony叼着烟凝视他半晌,阒静间嘴角挂起漂亮的弧度,Peter一瞬间沉醉进Tony眼中架起的海市蜃楼。
Tony举起烟,“想尝尝吗?”
Peter几乎下意识地点了点头。
燃着星光的细细香烟从指缝滚到地上,Peter没得到预想中的间接接吻——Tony直接吻住了他。

Marlboro的味道自开启的唇缝滑进喉咙,一路蹿进肋骨,Peter生理反应似的咬住Tony下唇,膝盖顶进他的双腿,紧密到几近悬空的环抱逼出含糊不清的呻吟。

眨巴着眼睛狂咳的小学弟揉捏着他的腰臀,想在所有袒露出的白净皮肤上留下吻痕与齿痕,他托着自己的后脑深吻,姿势透着无师自通的下流。

运动裤下擦枪走火,Tony笑着推开他,Peter喘息着,嘴唇因亲吻太过用力失去血色。
Tony抬起手,Peter盯着他的拇指擦过唇瓣,想上了他的渴望像海绵里的水一样源源不断地挤涌而出。

“尝出什么味道了吗。”
“Marlboro Black Menthol.”
Peter不假思索,对上Tony似笑非笑的眼睛忽然想给自己一耳光。
烟酒不沾不谙世事的小白兔学弟崩塌了。

“看来你似乎觉得Peter Parker在学校里的名头不够响。”
破罐破摔的Peter扯开领口,Tony的脸被未褪的情欲熏红,玫瑰花汁在乳白色的画布上晕染开,他很想和这样的Tony来一场幕天席地的野战。
似笑非笑的眼睛求饶着溢出泪水,他负责把它们舔掉。

“所以...?”
Peter从Tony衣兜里捞出烟盒,一支烟在嘴角点燃,光亮影影绰绰,他深深吸了一口,心脏安置回躁动的胸腔。
Tony解开衣扣,两双同样乖戾滚烫的眼睛对视着。

“人人都爱坏小子,我也不例外。”

黑桃一 一个念力回信息的人:

“-今生今世我无法想象没有你的日子。”


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


一切都会好起来。




另,这将是我的卡片集最后一张公开图片,晚饭的时候会发宣图,大家届时可以去微博参加转发抽奖活动!奖品有我签绘,免单以及之前我画的短漫的A6大小12p无料漫画本。(づ ̄ 3 ̄)づ


眠狼:

我曾在人声鼎沸中描绘你的轮廓,目睹你的起落。 
520快乐!

柳临渊_林深见银鹿:

【悄悄存图】
最近结婚吃的各种小喜糖截图
各种分析,啊,越来越甜。
图源水印
印象笔记存图太难了,我把糖装这边。

眠狼:

关于托尼·斯塔克的昆式战机。(共4P)
曾经看过一篇隐含复仇者角度的《雷神3》观后感,是关于钢铁侠,以及他亲爱的队友们——复仇者联盟的昆式战机的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镜头给到昆式机舱的时候,几乎一瞬间就泪目了。
他们六个人还这艘飞机上的场景还历历在目。
托尼开着飞机,他的副驾驶是贾维斯。
巴顿受伤了。
浩克变回了班纳,寡姐在一旁软声细语地安慰他。
队长疲惫地靠在机舱旁边。
索尔还沉浸在战斗胜利的喜悦里,然后看到班纳的表情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,转而安慰他。
他们是多么棒的一个队伍啊。
托尼这个调皮鬼,对待队友却如此温柔细腻。
锤哥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不是随时能召唤闪电的雷霆之神,也不是身份尊贵的奥丁之子,更不是阿斯加德的王位继承人,而是能彼此交付性命的队友,只是这个队友留着略微滑稽的发型而已。
而班纳博士呢?他对自己在队伍里的作用有些不自信,有些怀疑,甚至有些悲观。
他有时固执地认为复仇者需要的是浩克,而不是布鲁斯班纳。
托尼不仅在刚认识的时候就鼓励他接纳浩克,还在他的飞机上给了班纳“最强复仇者”的认证。
不是浩克,而是班纳。
你看,虽然你们都有自己的过去,你们都经历自己了的不幸,可是我们在一起,我们就只是一个队伍,一个最棒的队伍,我们是复仇者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↑以上引用原文链接:网页链接
我无数次的祈祷,复仇者大家庭能够一如往昔,即使现实冷酷,但美好的愿景永留心底。
敬漫威MCU十年,敬我们的英雄,敬复仇者联盟。

眠狼:

妮妮生日快乐!谁还不是小公举了~❤️
一共9张。